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普洱茶業訊息更新 :

2014 瘋狂的普洱

2014 瘋狂的普洱

東莞茶協組織東莞部分媒體雲南茶山行的首篇報導昨天發出,《南方都市報》、《東莞時報》一時出現洛陽紙貴現象!處於行業風口浪尖的東莞,今明兩年茶行業會更加熱鬧。——高飛

20143月中旬,西雙版納每日的氣溫還在8-30℃的區間劇烈搖擺。優質普洱茶主產區勐海縣,各個山頭的春茶已陸續開始採摘。猶如此時此地巨大的晝夜溫差,普洱茶市正上演著一場冰火兩重天的大戲。部分山頭春茶價格以30%-100%的漲幅,驀然跳入2007年以來最大的上漲區間。與之相對應的,是巨量資本對源頭的操控和對管道終端的阻擊。在原料成本與銷售的雙重壓力下,一些缺乏核心競爭力的小微品牌面臨著生死考驗。對爆炒之下茶市高位崩落的隱憂,已令不少投資客感到惶惑、無助。

311-17日,南都記者隨東莞茶協組織的媒體考察團一行,深入雲南西雙版納各大茶區,試圖厘清今春新茶的行情走勢,及部分成功品牌的獨特運作模式,辨明行業發展的下一個路口。

 

財富神話 暴富的老班章

20052006年陳升號剛進老班章收茶時,每戶茶農全年賣茶收入為5萬元-8萬元,去年每戶平均收入已達50萬元-80萬元,翻了十倍。”

313日,採茶時節。老班章。

午後的寨子靜謐,安逸,雞犬之聲相聞。到處都是在建的新房,嶄新的私家車停在房前屋後,三三兩兩的村民聚在一起搓麻將,或是窩在自家沙發裡玩手機,見有生人上門問詢收茶,甚至連頭都懶得抬一下。

村頭的山坡上,頭一撥春茶已經萌發。動作嫺熟的茶農正飛快地採摘著這一片片“珍貴”的葉子,它們現在的身價是3000/公斤。採茶的茶農並非老班章人,他們是村民花錢雇來的幫工,採摘一天報酬100元。

20052006年陳升號剛進老班章收茶時,每戶茶農全年賣茶收入為5萬元-8萬元,去年每戶平均收入已達50萬元-80萬元,翻了十倍。”陳升號董事長陳升河說。2008年,陳升河以每年兩千萬元的投入,與老班章簽訂了長達30年的包購包銷協議。如今陳升號設在老班章的合作社仍有80戶茶農,每年收茶20噸左右,控制著老班章的一半產量。

老班章會計三達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去年全村人均收入已超過20萬元,近一半村民年收入超100萬元。全村家家戶戶都蓋起價值上百萬元的樓房,除了買車,還有村民在城裡買了別墅。

受益于“老班章”茶價的堅挺上揚,整個寨子正以自己的方式快速邁入“土豪”行列。去年底,雲南省首家駐村儲蓄所也開進了老班章。

老班章的茶樹上年年如期“長”出鈔票,有關名山古樹的財富神話也正在延續。

山頭茶漲幅30%-100%

“按現在的收購價,老班章新茶終端零售價肯定要超過1萬元/公斤。”

按照慣例,陳升號每年12月份與老班章村民開會確定來年春茶的收購價。2013年春茶協議收購價是每公斤2000元出頭,今年已經漲到3000元左右,漲幅達50%。此外,與陳升號有合作關係的南糯山、易武、那卡等寨子,山頭春茶最低也有30%的漲幅,最高甚至達100%

“按現在的收購價,老班章新茶終端零售價肯定要超過1萬元/公斤。”陳升河表示,每年春茶收購價遞增10%-20%是合理的,一旦超過了這個幅度,就意味著泡沫的產生,“原料價格漲一倍,我不可能把產品的價格也翻一倍,那還不被人罵死?”

針對漲幅較大的幾個茶區,陳升河決定先“觀望”一下,待月底茶價穩定下來後再動手,“一旦超過心理價位就少收或不收。”

東莞龍門茶倉老闆譚文輝近期走過的幾個知名山頭,春茶漲幅也都在80%以上,“去了曼松,大樹茶、小樹茶分別報價9000-10000/公斤、1200-1500/公斤,比去年同期上漲80%-100%。”景邁茶區的一些非熱門山頭,春茶收購價也已去到200/公斤左右,同比至少也都翻了一倍。

 

“春茶原料上漲了30%-100%,這樣的漲幅令人難以接受。”主打山頭茶的龍馬古法制茶廠老闆林木強說,以勐宋保塘為例,去年小樹鮮葉收購價是10-15/公斤,今年已暴漲至40/公斤;巴達茶山去年小樹鮮葉的收購價是20/公斤,今年也漲到了40/公斤,“對於我們這種年產量二三十噸的小型茶廠來說,現在能做的只是觀望。”

 

新班章寨子茶農小忠告訴南都記者,今春他家幹毛茶的價格是3000-3500/公斤,主要是賣給一些上門收料的散客。小忠家裡現有三十餘畝茶園,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都是請人采回鮮葉後自行加工成幹毛茶,每天做好的新茶根本不愁賣。

 

大廠貨”開秤價企穩

317日開始執行的勐海茶廠春茶收購價格表顯示,各個等級比去年上調了1-3/公斤左右,漲幅在7%-12%之間。

每年3月中旬公佈的勐海茶廠春茶開秤價,向來被看做普洱茶行情的風向標,其定價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全年毛茶的價格走勢。從317日開始執行的勐海茶廠春茶收購價格表顯示,各個等級比去年上調了1-3/公斤左右,漲幅在7%-12%之間。最高等級的特級幹毛茶開秤價為46.6/公斤,遠低於一些山頭茶動輒數百元/公斤的收購價。對比2010年以來勐海茶廠春茶收購價可以發現,今年的上調幅度仍維持平穩,並未出現大起大落現象。

對於勐海茶廠的開秤價,316日深夜,東莞一位大益炒家迫不及待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了這條消息,“‘漲價了’,明天開始,各廠商有了收購的價格參考。茶市有風險,入市須謹慎。生的偉大,死的也精彩。”

 

“這個價格是一廂情願,茶農願意賣給你才行。”勐海某茶廠老闆說。

 

“大廠貨”的開秤價是否能抑制日益狂熱的山頭茶、古樹茶上漲?種種跡象表明,這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正在西雙版納考察的東莞茶協盧樹勳會長認為,每年開春都會有發燒友到各個山頭轉悠,這家三公斤、那家五公斤收一些自己偏愛的毛茶,這種零散的收購,開價隨意性較強,並不能代表春茶的整體行情走勢。從近期雲南各茶區回饋的零散資訊看,部分山頭古樹茶報價確實比去年高了一倍多,“但這個價格比較虛。等到新茶集中上市,工廠開秤收大貨時,價格就會穩定下來。”

 

“群雄逐鹿時代,一個大益左右不了整個普洱茶市場。”勐海某高端品牌運營商說。

 

原料大戰

一個寨子湧進46個初制所

“起初建初制所是為了從源頭上控制品質,現在則是為了控制資源。在某個熱門山頭如果沒有初制所,就等於失去了對原料的控制權。”

313日。布朗山著名山頭老曼峨。

村頭,東莞茶商黃志芳的初制所裡裡外外已經打掃乾淨,準備開工製作春茶。

黃志芳經營普洱茶多年,旗下擁有茶人木、德和昌兩個品牌,並控股勐海傣鄉茶廠。2012年,他與布朗山鄉炒茶大賽冠軍、老曼峨茶農岩洋合作,建起了這間占地一畝多的初制所,為自己的高端產品提供原料。

幾乎在同一時段,大批廠商蜂擁而入,有名或無名的初制所在老曼峨遍地開花,幾乎佔領了村裡的每一片空地。

與黃志芳的初制所相距不遠,去年投用的雨林古茶坊布朗山23坊露天曬滿了剛殺青的散料,場院裡彌漫著濃郁的茶香氣息。不時有扛著編織袋的茶農走進收購處,驗貨、過磅後,拿著厚厚一遝現金滿意地離開。

“今年普洱茶行業一個最明顯的變化,就是知名山寨初制所的數量急劇增加,廠商對優質山頭原料的爭奪更加激烈了。”斗記掌門人陳海標說。2009年,斗記進駐老曼峨時,全寨子總共只有兩個初制所,今天已經勐增到46個,初制所總數排在西雙版納各個山頭之首。茶農采到鮮葉,拿到初制所就能馬上變成現金,所以多數茶農都不再自行加工。

“起初建初制所是為了從源頭上控制品質,現在則是為了控制資源。在某個熱門山頭如果沒有初制所,就等於失去了對原料的控制權。”陳海標表示,去年底,斗記又先後在勐海、勐臘等主要茶區新增8個初制所,自有初制所總數已達到19個。今年產能將至少可以翻一番,以緩解斗記貨源緊俏局面。

在新的山頭熱點勐宋保塘,今大福、福今、雨林古茶坊等品牌競相搶位,近兩年增加了十多個初制所。南都記者現場看到,有部分初制所尚在施工中,很多已建成的也並未掛牌,更無從瞭解幕後老闆是誰。

 

品牌廠商的“碉堡”戰略

遍及熱點山頭的一個個初制所或“古茶坊”,就是品牌廠商修築的一個個“碉堡”,在陣地的最前沿發揮“自衛基地”的作用。

2012年下半年起,新生高端品牌雨林古茶坊開始在西雙版納主要茶區大量興建“古茶坊”。有別于傳統的初制所,雨林的“古茶坊”多集中在古茶園的邊上,以茶區名稱+一坊、二坊等序號來命名,融萎凋、殺青、揉撚、曬青、倉儲等功能為一體,同時也是雨林的品牌展示、體驗中心。去年春季,雨林已有16個“古茶坊”投用,今春這個數字已變成了65個,並與300多個寨子建立了原料合作關係。

 

“建‘古茶坊’是為了抓源頭,因為只有鮮葉容易辨別出是否古樹茶,曬青毛茶非常難以辨別。”雨林古茶坊負責人陳海濤說,由於古樹茶在行業內沒有統一標準,很難避免混采,茶農自行製作導致品質良莠不齊,產能嚴重受限。雨林一改傳統茶企收毛茶為主的做法,與當地茶農簽訂採摘鮮葉協議,按既定標準指導茶農採摘,並就地在“古茶坊”中加工成毛茶,從而確保雨林用料、制程的高標準。對於茶農來說,賣鮮葉給“古茶坊”價格比毛茶更划算,而且是當場現金支付,“最大程度上保證茶農的收益。”

東莞茶商黃志芳認為,遍及熱點山頭的一個個初制所或“古茶坊”,就是品牌廠商修築的一個個“碉堡”,在陣地的最前沿發揮“自衛基地”的作用。經過2007年的市場洗牌,普洱茶的市場競爭已由終端前移至產地。近兩年,品牌廠商對熱點山頭原料爭奪更加白熱化,在山頭築下“碉堡”進可攻,退可守,減去了中間環節,把控品質的同時甚至可以一定程度把控定價權。

 

“這些初制所大多數是與寨子裡有聲望的村幹部或茶農合作,哪個茶農家裡有多少古樹、大樹,他們都心裡有數,可以替廠商把好第一關。”黃志芳說,沒有人脈的散客、發燒友,即使拎著現金進寨子,出高價也不一定收到毛料,或者靠譜的毛料。

在西雙版納苦心耕耘多年的陳升號,目前已在老班章、南糯山、易武、那卡建立了四個原料基地,合作期限都在30年以上。董事長陳升河說,陳升號80%以上的產品是大樹茶,收料靠的就是與茶農多年來建立起的信任與默契。

 

斗記掌門人陳海標透露,今年將會定制一批斗記包穀酒,“不是用來賣,而是免費送給各個寨子的茶農飲用,以不斷加深雙方的合作關係。”

 

山頭古樹原料漲價風勁吹,得原料者得天下,遍及各個熱點山頭的初制所已經布下了原料阻擊的天羅地網。陳海標們看到,今春上山搶收毛茶的作坊品牌大大減少,“只有實力強的品牌廠商才敢在這個價格層面繼續收料,才能收到真正靠譜的原料。”

 

嗅到了原料的機會,佛山茶商何永剛、高劍靈毅然放棄合作多年的品牌,今春開始由終端轉戰源頭。二人在南糯山投資興建的首個毛茶原料交易、體驗中心正在緊張施工,希望在當前的大好形勢下分得一杯羹。

 

產能“大躍進”

6年前每年加工50- 60噸,去年接單已有近500噸,廠區擴容是市場形勢發展的需要。”

 

由收毛茶到自建初制所收鮮葉,品牌巨頭從去年起已初步形成了對西雙版納著名山頭的合圍。在最大限度榨取初加工環節利潤的同時,伴隨而來的是成品生產環節的擴張。

 

位於勐宋鄉南本老寨的雨林古茶坊精製廠內,新一批尚未面市的餅茶正在緊張生產。散落在各個山頭的“古茶坊”,收料、萎凋、殺青、揉撚、曬青也正晝夜不停進行。自2013820日雨林古茶坊首款產品發佈,不到半年工夫已陸續有23款產品推向市場。

 

在勐宋鄉政府東北約1公里處,占地400畝的雨林古茶坊新總部已經略具雛形。雨林負責人陳海濤介紹,新總部從去年11月份開始動工,總投入2億多元,集倉儲、加工、生活區、辦公區等功能為一體,計畫3年內完工。首先投用的庫房面積有2萬多平方米,可容納成品4000噸以上。

 

工廠位於勐海八公里的陳升號,廠區擴建也在進行中。2006年,陳升號買下了這片總面積達153畝的“寶地”,是目前勐海八公里工業區規模最大的茶廠。

 

按照董事長陳升河的規劃,新擴建的車間比原車間大了整整3倍,以滿足不斷增長的產能需求。

 

相對於大廠的產能“大躍進”,從圈子做起的東莞茶商黃志芳今春也加入了擴容的大軍。他控股的傣鄉茶廠位於勐海縣曼弄罕村,原規模20多畝,新擴的15畝廠區已經完成土建。

 

黃志芳表示,從2008年注資傣鄉茶廠開始,工廠接到的代加工訂單不斷增多,“6年前每年加工50-60噸,去年接單已有近500噸,廠區擴容是市場形勢發展的需要。”

 

數億熱錢逐鹿高端普洱市場

·“對於部分炒短線的品牌來說,與其說茶好賣,還不如說建立了一套分錢模式。”

·“有了錢,能夠收到更多、更好的原料,產品的競爭力也會進一步加強。"

2013年下半年雨林古茶坊在全國大範圍高調亮相後,“開春計畫拿出3-4億資金搶收古樹茶”。馬年伊始,高頂古茶號稱攜5億資金入市。上個月,一向低調的斗記公開提出打造“家喻戶曉的高端品牌”十年計畫。數以億計的資本熱炒高端古樹普洱茶概念,每位身處其間的廠商正亢奮地期待一夜暴富的神話在自己身上變為現實。

 

新生“中國最高端品牌”砸5億做茶

馬年伊始,西雙版納的主幹道、八公里工業區突然冒出不少“高頂古茶”的看板。去年下半年,主打古樹概念的新生品牌雨林古茶坊以終端價15300/餅的“騰蛟起鳳”快速切入高端市場。短短數月,分銷商遍地開花,僅東莞市的合作商已有6家、分銷商160家。

作為後來者的“高頂古茶”,同樣以“古樹”為賣點,又將會採用一種什麼樣的市場套路?

南都記者發現,從去年9月起,高頂茶業招聘啟事陸續在網上出現,其中一篇招聘啟事這樣介紹,勐海高頂茶業有限公司,位於勐海縣浩宇大城32棟大廈,經營範圍為茶葉、茶具批發、初制所、酒店管理和旅遊開發,並宣稱“打造中國最高端的普洱茶品牌,總投資5億元”。

 

據廣州芳村茶葉市場知情人士介紹,高頂茶業由廣州市福建安溪商會的幾位領軍人物共同出資,大股東是商會首任會長、廣州龍必冠茶業有限公司的李老闆。中國商標網公開的資料顯示,去年8月、11月,李以個人名義先後申請了“高頂古茶坊”、“高頂古樹”兩個商標。這也印證了高頂的幕後老闆正是李本人。

 

高頂茶業雲南勐海總部相關人士接受南都記者諮詢時稱,高頂茶業成立於去年10月,產品預計56月份做出來。目前公司處於招商階段,“僅廣東區域要代理高頂產品的客戶有400多家”。針對高頂茶業投資規模、原料及銷售管道如何解決、價格策略等疑問,南都記者數次致電、發短信給李老闆本人尋求答案,對方均以“正在談事”、“開會”等理由婉拒。

“據我所知,高頂現在還沒有建起一間初制所。如果從源頭上無法把控原料,‘高端’不知從何談起?”東莞某資深普洱茶經銷商表示質疑。

 

神秘資金“輸血”圈子品牌也要“高大上”

228日,在廣州舉行的斗記普洱全國經銷商大會上,斗記掌門人陳海標首次提出,未來十年的目標是將斗記打造成為“家喻戶曉的高端品牌”。2014年,斗記的目標是在廣東省內開100家專營店,用3年在全國建立30家分公司。

與新生品牌雨林古茶坊、高頂古茶靠巨量資本開路、加速搶佔高端市場的做法相比,創立8年之久的斗記一向以低調著稱,也是業界公認最具代表性的圈子品牌之一。此次陳海標的高調宣示,這份底氣除了來自對產品品質的自信之外,更在於一筆巨額神秘資金的“輸血”。

 

去年年底,坊間有關東莞某集團公司大規模注資斗記普洱的消息就廣為流傳。斗記年會傳達出的資訊也表明,今年將是品牌與管道的急速擴張之年,而這正需要龐大的資金作為支撐。

 

按照既定目標,斗記的拓展重點將放在廣東,先佔領家門口的市場,打穩根基後再往外走。斗記的擴張在圈內引發不小的震動。在年會現場的專營店招募環節,有不少分銷商擠到台前繳納加盟保證金,希望能升級為專營商。斗記東莞辦事處總經理劉新法說,當天成功簽約的專營店就有三十多家,保證金收了800余萬元。

 

隨著產能的急速擴大,斗記的原料和產品品質如何保證?對此,陳海標解釋,斗記的核心競爭力在於品質,通過幾年的沉澱,斗記的拼配技術、生產流程已成熟,“有了錢,能夠收到更多、更好的原料,產品的競爭力也會進一步加強。”

 

按斗記的戰略規劃,未來三年內要躋身“一線普洱茶品牌”行列,年銷售額達到3-5億元,徹底突破圈子品牌的瓶頸,邁向現代化企業之路。今年,斗記計畫拿出100萬元舉辦斗茶大賽,第一名將可獲得這筆巨額獎金。用陳海標的話說,“要讓更多人喝到斗記,瞭解斗記,促進產品的流通。”

 

在東莞,劉新法作為伴隨斗記品牌成長歷程最久的合作商,獲得了唯一的一級經銷商資格。他今年的目標是在東莞開40家專賣店,“目前已簽約23家,下個月就能突破30家,專賣網路基本覆蓋東莞各個鎮街。”

 

 

熱衷賺快錢的炒家思維

面對市場上湧現出來的高端古樹茶概念品牌,東莞茶界某知名人士認為,當市場被熱資挾持,賣什麼已不重要,關鍵是找到一茬又一茬的接盤者。對於部分炒短線的品牌來說,與其說是茶好賣,還不如說是建立了一套有效的分錢模式。處在市場風口浪尖的古樹茶,短期內已令不少東莞炒家賺取了豐厚收益,這也正是越來越多普洱茶經銷商轉投高端古樹茶懷抱的原動力。

 

馬年春節前夕,一位拿到某品牌“特級經銷商”待遇的東莞炒家,僅靠銷售廠家給出的第一批配額,就穩賺數十萬元。該人士曾透露,當前,高端古樹概念炙手可熱,有相當一部分原來炒作大益的投資客調轉船頭,資本雄厚的民間藏家也改變了囤積拼配茶的口味,大規模吃進高端產品。

 

“當前樓市、股市不景氣,受政策層面影響,奢侈消費受遏制,大量的熱錢尋找新出口,高端普洱茶正是眼下為數不多的適合炒作的題材之一。”東莞本土品牌歲月知味董事長鄭少烘認為,在這樣的宏觀背景下,很多廠家愁的不是茶賣不出去,而是不夠賣。投資客以前炒長線,現在越炒越短,都希望能賺快錢。

 

去年以來,多個知名普洱茶品牌先後在東莞舉行新茶發佈會,幾乎每次活動推出的上百件茶品都會被當場搶購一空。每場活動結束後的相當一段時間內,這些新茶好像突然從市場上消失了。如果有人上門諮詢,每個專賣店、代理商給出的說法基本都是“缺貨”。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業內一位操盤手透露,一些掌握管道資源的古樹茶品牌廠商改變了以往的銷售模式,一個城市建立多個平行的管道,設特級、一級、二級三級經銷商,每個經銷商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尋找下家。一件貨從出廠到終端,中間可觀的價差保證了各級經銷商都能從中獲益。不斷蜂擁而至的接盤者也令到產品十分搶手,整件貨不必拆散,甚至不必上貨架,就已完成交易過程。在這樣的語境裡,古樹茶演變成了實實在在的投資工具。

 

[隱憂]

資本已迫不及待

“從去年底到現在炒家的表現來看,巨量熱資是高端古樹茶的直接推手,但市場的隱憂已經顯現。”歲月知味董事長鄭少烘認為,在2007年普洱茶市崩盤之前,整個市場的氛圍是樂觀的,東莞、廣州芳村有很多投資客大量盲目囤貨,有的炒家甚至借高利貸炒茶,“賭”的心態非常明顯。近期這一輪熱炒,進來混的不乏行家裡手,真正持有大貨的炒家不多,貨到手上轉一圈馬上出去,這個現象折射出投資客對價格已處高位的普洱茶市的謹慎心態。

 

典型的短期投機資金

針對2012年以來中國內地奢侈品市場增速放緩,高端古樹茶市場“一枝獨秀”的現象,昆明知名普洱茶行銷專家吳疆曾做過專題研究。據貝恩發佈的《2012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2012年中國內地奢侈品市場增速從2011年的30%放緩至7%左右,表現為2006年以來最差。白酒市場的總市值短短幾個月蒸發了2400億元。

“高端古樹茶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能夠趁勢崛起,根源仍在於普洱茶增值的神話、炒家一夜暴富的夢想。”吳疆表示,2007年普洱茶市場崩盤前夕,大量的業內業外資金瘋狂湧入,有很多資金還是長線投資資金。與當年的炒作之風相似之處在於,去年以來也開始有大量熱資湧入,但當前的炒作資金卻是典型的短期投機資金,“等莊家將價格運作到一個高度,出貨完畢,抽逃資金,結果就是散戶被套牢。”

 

虛擬建倉非常兇險

比起2007年的茶市更兇險的是,普洱茶炒作出現了類期貨交易模式的虛擬建倉。吳疆舉例,2012年大益“龍印”開盤,廣州芳村炒家發明了炒茶票。在未見實物的前提下,只要有貨單,就可收到下家的定金。下家再抬高價格後,賣給新的接盤者,“如此一來,一款茶虛擬建倉即可炒作到高位,最後一個接盤者要麼補齊貨款提貨,要麼撕毀合同放棄定金。”在毫無遊戲規則可言的普洱茶投機市場,由炒實物到炒期貨,資本已經迫不及待。

 

“莊家放貨將加速市場崩潰”

有行家指繁榮茶市2014年已走到頭,廠商應警惕風險

繁榮茶市還能走多遠?在鉅資推動下,高端古樹概念品牌表現異常活躍的2014年,或將成為普洱茶市場分化的分水嶺。據業內不完全統計,2003年至2013年十年間雲南普洱茶的成品總量超過50萬噸,而東莞民間囤茶量就號稱30萬噸以上。多數庫存舊茶都集中在中游茶商、投機投資商手上。在雲南普洱茶界資深人士成金看來,普洱茶巨大的中游庫存年增量已高出終端消費量太多,這正是懸在普洱茶產業頭上的屠刀。“一旦有莊家放貨,炒茶模式將加速市場的崩潰”,昆明著名普洱茶行銷專家吳疆對此深感憂慮。

“庫存年增量高出終端消費量太多”

雲南普洱茶界資深人士成金認為,由於坊間有關炒茶資金流入、一些品牌重金搶收古樹毛茶等傳聞不斷,今年茶農的期望值確實比較高。

按照成金的判斷,古樹茶由於數量稀少,原料根本無法滿足知名品牌、大資金運作的量產型市場需求,好喝、好玩但沒有可複製性。以運營數年的陳升茶廠為例,原來的名山古樹茶產品很難滿足市場需求量,導致場內經常斷貨。隨著越來越多廠商、資金進入這一領域,古樹茶市場越發混亂。這樣導致的後果是,名寨毛茶因大面積摻假而品質下降,一旦不再被市場追捧,價格、名聲等都會進入低谷期;造假的廠商、品牌如果被識破,甚至會就此出局;小廠商可能會因為資金實力不足,被迫放棄名山古樹,轉向其它領域。

多數庫存舊茶都集中在中游茶商、投機投資商手上,其持有舊茶的心態正是為了“獲利、獲暴利”。成金認為,隨著新茶價格不斷上漲,廣東等地舊茶放倉可能性越來越大,可以隨時取代新茶的源頭供應。

“對普洱茶上游茶農、廠商而言,中游的成品庫存是最大的客戶,同時也是最大的威脅;是普洱茶產業初期得以快速發展的生力軍,也是懸在普洱茶產業頭上的屠刀。”成金指出,普洱茶巨大的中游庫存年增量已高出終端消費量太多,今年舊茶放倉的動向應值得廠商高度關注。

 

2014年,或成市場分水嶺

儘管業界對眼下熱資湧動的高端古樹普洱茶有著各種質疑,但市場兩極分化日益嚴重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昆明著名普洱茶行銷專家吳疆判斷,當下,品牌化運作的高端產品因其高流通性和高利潤率,受到資本的熱切追捧,產品被整件進倉而極少消耗掉,消費人群因此也難以擴大。大眾化產品由於變現困難,加上市場存量逐年增加,甚至到了品牌消亡的邊緣,依然只能靠低價、低質勉強維持生存。“目前來看,普洱茶市正處於極度高端和極度低端之兩極,也充分表明普洱茶消費市場的整體擴大乏力。”

吳疆分析,近幾年,雲南普洱茶的年產量都在5萬噸上下,基本上是一半生茶入倉,一半熟茶被消耗掉。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就必然帶來市場的高風險。從2012年新一輪炒作之風漸起,當年年底普洱茶的產量就驟然“放大”到8萬多噸,其根源就在於古樹概念的熱炒,“意味著大量小樹茶打著古樹茶的旗號,搖身一變成了古樹茶。原料都拿來做生茶了,市場存量自然成倍放大。”而古樹茶概念吸引來的正是炒作的資金和傳統的存茶資金。

南都記者對比近十年雲南普洱茶年產量資料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產量的增減與市場的興衰基本上是同步的。2004年普洱茶產量是2萬噸,2007年達到9.9萬噸;當年茶市崩盤,2008年產量驟然跌至5.28萬噸;2010年後茶市逐漸回暖,去年普洱茶產量已經達到9.69萬噸,高度接近2007年的產量。在今年眾多廠商競相擴容、增產的宏觀背景下,這組資料的對比更加耐人尋味。

吳疆不無憂慮地指出,普洱茶經歷了炒山頭、炒古樹到炒巨型品牌,產品的增值效應被人為地無限放大,消費市場的節奏跟不上生產的節奏,一旦有莊家放貨,炒茶模式將加速市場的崩潰,“對於存茶、增值的概念而言,2014年到頭了。至少這一波行情是如此。”

 

莞藏舊茶集中放量,盤活還是衝擊?

有業內人士指,下關在東莞集中發力,目的還是為了盤活莞藏舊茶,並以此為基礎輻射全國市場,“但舊茶的集中放量,是否會對當前已處於高位的新茶價格帶來衝擊,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本月初,老品牌下關沱茶專賣體系規範會議在東莞舉行,提出今年要在東莞開出100家品牌專賣店。隨後不久,首家旗艦形象店在東莞長安揭牌。

2007年上半年普洱茶崩盤前夜,下關沱茶曾是東莞藏家入手最為瘋狂的茶品之一,至今尚有相當一部分藏家囤有數量可觀的舊茶。2010年之後,普洱茶市場逐漸回暖,但下關沱茶相對於大益等品牌的表現仍顯疲軟,尚未解套的大藏家不在少數。此次專賣體系規範會議選擇東莞而非芳村,廠家用意不言自明。

用一位業內人士的話說,下關在東莞集中發力,目的還是為了盤活莞藏舊茶,並以此為基礎輻射全國市場,“但舊茶的集中放量,是否會對當前已處於高位的新茶價格帶來衝擊,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東莞茶協盧樹勳會長認為,隨著大量新品牌崛起、老品牌調整戰略重回戰場,普洱茶市場“一家獨大”的局面難以持續,未來廠家比拼的是對合作商的服務品質、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不重視終端的廠家註定會被合作夥伴拋棄。處於行業風口浪尖的東莞,今明兩年會更加熱鬧。

 

觀點

誰崩掉也影響不了整個市場

“現在的市場環境已完全不同於2007年,誰崩掉也影響不了整個市場。”對於高端普洱茶市場的預期,斗記掌門人陳海標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在經歷了七年前的市場洗禮之後,投資客與藏家都變得更加理性,高端產品的市場需求異常旺盛。今年春季,一些山頭毛茶價格上漲超過50%-100%,原料的高成本帶來的頂多是新茶“有價無市”,並不會出現市場全面崩盤的局面。

陳海標表示,目前普洱茶行業已經進入深度洗牌階段,整合、兼併將是今後一段時期的關鍵字,“一個勐海縣就有幾百個小品牌,即使個別廠商在這輪競爭中倒掉,也只能說明自身有問題,動搖不了整個盤面。”

“原料成本上漲,如果沒有舊茶倉儲作為支撐,今年一些主打小茶區概念的品牌將很難堅持下去。”歲月知味董事長鄭少烘表示,自己的品牌不會捲入這場炒作潮中,在保持既有倉儲的基礎上減少新品放量,“去年產量是210噸,今年計畫只做150噸,等待市場洗牌,靜候那些不能堅守的品牌退出,以時間換取空間。”

東莞茶協盧樹勳會長認為,目前,東莞的高端普洱茶玩家已經非常成熟理性,改變了以往盲目上山收散料的做法,開始轉向品質可控、具備流通性的一些高端古樹品牌產品,“這部分人群是古樹茶消費的主力,囤茶很大程度上出於對古樹茶的偏愛,入手後並不急於出貨套利。再加上北方高端玩家市場正處於起步階段,一些美譽度高的古樹茶品牌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馬年的高端市場仍以穩健為主旋律。”

 

“普洱茶應該被喝掉”

從“茶巴克”到微利生存,眾茶商不壓庫存,探行銷新路

作為消耗品的普洱茶如果不被喝掉,一年年積累下來將是一個令人恐怖的數字。在“嚴重分化”的市場兩極之間是否還有中間道路?

有人想做零售加品飲的“茶巴克”,有人堅持個人訂制的高端路線,也有人把每個步驟做到極致,以期產品無懈可擊。

 

斗記 試點“茶巴克”

攜外來資本殺入高端市場的斗記普洱,今年首次提出了仿照星巴克模式的“茶巴克”概念。斗記掌門人陳海標希望借此敲開北方市場的大門,實現“茶就應該被喝掉”的健康迴圈。

“事實證明,外省的普洱茶品牌專營店生存很難。買家每次都是一餅、兩餅地購買,靠零售難以支撐店面成本壓力。”在陳海標看來,廣東藏茶之風盛行,開專營店的老闆依靠自己的人脈關係就能整件出貨,但其他省份尤其是北方市場完全不同,沒有人脈根本做不下去。斗記嘗試的“茶巴克”,綜合了傳統茶莊與茶藝館的特色,既可零售,又可即時品飲,集品牌展示與產品體驗於一體,突破了傳統品牌專營店做圈子生意的思維。

按斗記的構想,“茶巴克”店面選點集中在人流密集的高端商務區,主要面向白領、商務人士。店面空間呈開放佈局,顧客可以在吧台花一二十元點杯茶,配上精緻的茶點,洽談、上網、休閒皆宜。遇到中意的茶品還可以買上一些帶走。

“‘茶巴克’模式最大好處在於不用太多囤貨,最大限度降低加盟商的資金壓力,且易於快速複製。”陳海標透露,今年將率先在南京試點“茶巴克”,待運營模式成熟後再快速向全國鋪開,“屆時,每個城市開20-50家分店都不是太大問題。”

 

陳升號 微利中求生存

對未來茶市震盪的隱憂已經開始顯現,作坊品牌“船小好調頭”,家大業大的廠商該如何應對有可能到來的嚴冬?

“我不壓庫存,新茶做多少出多少。”陳升號董事長陳升河告訴南都記者,做茶這麼多年來,始終將微利多銷作為指導思想,“一批貨毛利只有20個百分點左右,刨去稅費、各種開支,我只賺幾個點。讓市場受益,企業才能長久。”

以今年陳升號的馬年生肖餅為例,500g重量餅型市場價為240元,今年1月份出廠後已全部配貨到終端,“今春同樣原料的鮮葉收購價都要700多元一公斤了,你說下一批產品怎麼定價?”

陳升河表示,按公司的既定思路,每年的新茶加價幅度最多為10%左右。在今年的環境下,新茶價格也不會超過這個幅度,個別茶區原料漲得太離譜就不收了。

 

龍馬同慶號 雙品牌個性定制

福建茶商林木強擁有龍馬同慶號、倚邦茶馬司兩個品牌,主打山頭茶個性定制產品。旗下龍馬古法制茶廠占地8畝,年產量100噸左右,在高端玩家群體中享有較高的知名度。

“廠裡每年推出15款產品,倚邦茶馬司走大眾化路線,價位在50- 300/餅;龍馬同慶號走高端玩家路線,價位在800- 4000/餅區間。”林木強說,公司產品線較為豐富,能夠滿足不同群體的消費需求,開工廠9年來在國內發展了一百多個合作商。今年春茶價格暴漲,林木強打算先按兵不動,靠消耗去年的20餘噸庫存來應對激增的原料成本。

他表示,當前,個性定制產品比較受歡迎,而龍馬古法制茶廠無論選料、工藝都具備鮮明的特徵,贏得了不少回頭客。現在需要的是提升品牌知名度,在圈子中發展更多忠實粉絲。

 

[個案] 雨林古茶坊 2013成立

雨林模式:嚴控流程 開放品牌

2014年開春,異常熱鬧的高端普洱茶市,雨林古茶坊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首款產品面市短短數月,它何以成為珠三角一眾土豪們津津樂道的“高大上”普洱茶代名詞?何以快速抓取了普洱茶消費金字塔最具含金量的塔尖群體?

無懈可擊的制茶流程

3月的勐海正值旱季,強烈的高原陽光通透,乾淨。雨林散佈在各個山頭的“古茶坊”都有一個寬敞的露天曬場,陽光、清風毫無遮攔地撫摸著茶菁。“陽光曬青是傳統普洱茶製作工藝必不可少的一環,可以令茶的香氣更揚,這是陰乾或者是日光棚裡曬乾的工序無法比擬的。”雨林古茶坊負責人陳海濤說。

在炒茶環節,雨林古茶坊採用的是造價高昂的銅鍋,而非傳統的鐵鍋。銅鍋的優勢在於熱傳導均勻,炒茶不易產生焦片。同時,雨林對炒茶的爐灶進行了改良,燒火口、排煙通道都設在外面,車間內聞不到絲毫煙火味道。

“揉撚也非常重要,充分的手工揉撚可以為茶葉塑形,並適度破壞葉組織,沖泡時內含物質可以得到更好的釋放。”陳海濤說,雨林的所有茶葉都堅持採用手工揉撚工序,而非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機械揉撚。傳統的石磨壓餅與機器定型相結合,將餅型外觀做得更漂亮。而且每餅茶壓好後都要經過嚴格的人工品檢環節,剔除黃片或影響觀感的條索,餅型有缺陷的直接當不良品處理。在從鮮葉變成茶餅的過程中,雨林古茶坊已經建立了嚴格的標準體系,如選料必須一芽一葉、一芽兩葉,“目的就是為了把產品做到極致,在最挑剔的顧客面前也無懈可擊。”

從去年8月首款產品上市,目前雨林古茶坊已連續推出了23款新茶,市場反響良好。陳海濤表示,圍繞古樹茶這一核心定位,雨林的產品在品飲價值與收藏價值方面的優勢得以凸顯,多元化的產品線不斷給顧客帶來新的驚喜。

品牌快速成長在於被市場認同

去年10月起,雨林古茶坊開始組織全國各地合作商、分銷商到基地參觀考察。“今年整個3月至5月份的茶山行安排已爆滿,接待組經常是半夜回到大本營,第二天一大早又要送客人上山,異常辛苦。”陳海濤說,公司投入鉅資邀請全國各地的合作夥伴進山,目的在於讓大家瞭解雨林做事的嚴謹認真及整體實力,在參觀過程中打消對原料、工藝的疑慮,增強雙方的互信。

 

管道建設方面,雨林目前在全國已發展了46個合作商,經營雨林產品的門店達900多家,除覆蓋廣東、廣西、雲南、湖南等區域市場外,北方的市場正陸續鋪開。

“一個品牌能夠快速擴張,核心在於被市場認同。”陳海濤說,雨林在管道拓展方面並未設置硬性門檻,而是希望把雨林古茶坊做成一個開放的品牌,與合作夥伴共同成長。

他認為,雨林雖然定位于高端古樹茶,但最終還是應被喝掉,投資只是其協助工具,“雨林與掌控核心管道資源的46家合作商達成‘默契’,要合理規避市場風險,不應過度追求眼前利益。當前古樹茶原料價格漲幅較大,但這是古樹茶價值回歸的表現,面向高端消費群的古樹茶市場才剛剛啟幕。”

新增回應

安全碼
更新